沪杭长租公寓再度突发“爆雷潮”,涉超万名受害者,运营商被疑“换马甲”后诈骗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01日

       上海报道 近日, 上海、杭州多处长租公寓发生爆炸事件, 遇难者超过10000人。 长租公寓的经营风险和财务风险再次引起社会高度关注。 值得注意的是, 有受害人指出, 部分长租公寓经营者涉嫌将不同公寓品牌设置为“马甲”, 以“高收入低产出”的方式进行诈骗。 景辉智库首席经济学家胡景辉直言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这种现象在业内非常普遍。 建议权威部门加强监管, 追究相关责任人的刑事责任, 建立“黑名单”制度, 提高从业人员门槛。 受害人登记信息 李蓓蓓交了7.5万元房租, “一天没住”。 8月中旬, 由于作为托管公司的上海蓝悦公寓未能按时向房东支付租金, 许多已经支付了几个月甚至一年的房租的人被房东驱逐。 然而, 当受害者焦急地来到浦东新区巨峰文化广场蓝悦公寓办公室要求解释时, 却发现该公司已经空无一人。 直到8月31日, 蓝悦公寓才首次说明了“爆炸”情况。 兰悦公寓在其同名官方微信公众号上承认, 该公司因财务中断而被经侦大队调查。 《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 房东已与租客联手维权, 并在微博、今日头条等平台努力发声, 积极向各区经侦大队和派出所报案, 并 寻求法律手段解决问题。 9月2日, 华夏时报记者以租户身份抵达蓝悦总部。 门卫和前台听到记者来维权后, 纷纷表示“你来晚了, 他们早走了”, 并建议记者尽快报案。 在8楼兰悦办公室, 华夏时报记者看到, 该楼物业处早在8月18日就已贴出通知, 称“对您的遭遇深表歉意, 请报案至 浦东及各区经济调查支队。”。 蓝悦公寓的办公室空无一人。 李蓓蓓 物业通知兰悦公寓的受害人及时报案。 在位于浦东康桥路1720号的浦东经侦支队, 《华夏时报》记者还遇到了多名来自虎巢公寓的受害者, 也就是公寓。 一名负责接待登记的民警告诉记者, 8月的最后几天, 两名长期租房的受害者开始陆续前来登记。 不过, 对于几套长租公寓的遇难人数及涉案金额, 该民警表示, 目前仍处于收集统计数据阶段, 无法向公众透露具体数据。 据新华网客户端报道, 已涉及1万多名受害者。 从公开信息来看, 这些长租公寓背后的受害者人数相当庞大。 以蓝悦公寓为例, 仅两个微信群就有近700人维权。 据澎湃新闻报道, 截至8月26日, 微信群已有150名租户完成了金额登记, 单个租户一次性支付最高9万余元, 总额达数百万 元。
        在《华夏时报》记者加入的微信群和QQ群中, 交了几万元房租却被房东断绝, 甚至被赶出去的租客不在少数。
        一位租客无奈称, 他一次性交了最高7.5万元的房租两年, 但“一天没住, 锁也换了”。 当然, 房东也是受害者。 尤其是对于那些“借租”的房东, 银行不会因为托管下的长租公寓运营商跑路而暂停月供。 但在现行法律下, 房东也无法合规驱逐租户, 这意味着他们的房屋在合同结束之前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受害者排队提交材料 值得注意的是, 对于近期的“雷电”, 不少受害者认为, 经营者可能不是单纯的管理不善, 更像是一场有预谋的诈骗。 比如, 有受害者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蓝悦公寓只是一群“有心人”利用“高收入低租金”模式诈骗的“马甲”,

现在只是为了达到目的。 放弃它。 “上海现在这波人一直在做这件事, 幕后的高管都一样。” 在QQ群中,

一位租户解释道:“第一家千禧店于去年在浦东周浦成立;公寓, 于去年年中在浦东金桥和北区成立, 并于2019年10月爆发;第三家捷澳, 成立于 2019年8月, 2020年5-6月爆发;4号蓝月, 2019年11月左右成立, 2020年7月发生雷暴。” 租客总结道:“结果是一样的:成立半年多后, 高管带着钱跑了, 又成立了一家新的诈骗公司。业务员集体离开, 估计要去 新公司继续。公司原来的法人是失信的, 但法人的身份证估计是‘买’的, 他们根本不管。” 租客周小姐告诉记者, 她看到一群蓝悦的业务员去沪超公寓(上海沪超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 虎超的法定代表人陈虎为前蓝悦员工, 可由与其签约的租户确认; 另一位房客王小姐爆料称,

为她办理手续的营业员已在2个月前转给她。 去一家“富怡公寓”(富怡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继续工作。 王小姐坚称“富怡公寓”也是一件“马甲”, 因为法定代表人任小兵是蓝悦的高级业务员。 “天眼查”平台显示, 目前圆宇、结澳等有多名受害者在维权苦苦挣扎; 富艺还在正常运作。 上述公司的共同点是:多以“小微企业”形象出现, 注册资本在50万元以上至100万元, 主要人员、法定代表人、投资人等为 短期内频繁变动, 运营数量在一个月内爆发或因房屋租赁合同、委托合同纠纷而卷入多起司法纠纷, 目前均被列入清单 异常的业务操作。 仅2019年12月31日成立的蓝悦(上海蓝悦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变更法定代表人, 两次出资人, 一次公司主要人员。 从法人、股权渗透等信息来看, 上述公司似乎并无直接联系, 而受害人所提及的前蓝月人也多与其中一家公司有关联。 不过,

《华夏时报》记者发现, 蓝悦公司两名主要人员之一的李传东于2020年5月29日被增至千和公寓(上海千和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监事一职。 , 但24日8号出口。 与其他疑似公司一样, 成立于2017年的千和公寓也频繁变更法人十余次。 房客周小姐告诉记者:“千河名气不大, 估计现在蓝月下面的人都安全了。” 那么, 这些公司真的是同一群不同身份的人注册的吗? 华夏时报记者多次拨打受害人提供并通过蓝悦官方微信公布的5名负责人的手机号码, 均无人接听或关机。
        据“AI金融协会”此前报道, 部分自称蓝月内部人士否认蓝月与上述公司“联手”的说法。 该人士称:“我们的业务运作比较相似, 但公司之间没有任何关系, 老板们也不认识。” 行业监管仍有待加强。 近期逃跑的蓝悦等公寓是否涉嫌诈骗, 浦东经济技术发展有限公司侦查支队民警表示:“目前还不能下定论, 正在收集相关证据。 " 虽然目前还无法对“造假”下定论, 但很多业内人士对此事都有自己的疑惑。 蘑菇租赁创始人龙东平对华夏时报记者直言:“(故意)‘高收低租’可以说是骗局。” 景辉智库首席经济学家胡景辉也表示:“这种现象很普遍。为什么近两年长租公寓都被抢购一空?(业内)相当一部分人刚刚换了 倒闭后继续工作。” 当局也注意到了这一现象, 9月1日, 上海市房地产经纪行业协会发文称, 近期住房租赁市场, 公寓经营者采取了“高进低退、长收短付”的经营模式。 ”。就是这样。这种行为会对房东和租客的切身利益, 对住房租赁行业的规范发展, 乃至整个社会的安定繁荣, 产生更大的影响。那么, 如何判断呢? 这些长租公寓是在玩庞氏骗局?北京金律所主任王雨辰对华夏时报记者指出, 一般情况下, 很难确定一个 长租公寓是诈骗, 是否有“故意”是刑事定罪的重要因素。王雨辰说:“如果确定是诈骗, 通常需要证明其目的是非法占有, 而不是传统的经济纠纷。 例如, 投资失败导致资金链断裂, 导致无法及时支付租金。 长租公寓如果收钱, 直接用来挥霍, 被认定为诈骗的可能性会更高。”胡景辉觉得, 监管长租公寓并不难。” “高收低收”是经营压力大是针对恶意挪用资金的, 可以通过资金流向等相关信息来判断。 有关部门要加强对资金流向等重点问题的证据收集, 要对相关人员进行问责。 除了刑事处理, 他们也应该被列入黑名单。 例如, 金融行业是非常严格的。 如果您违反规定, 您将不被允许进入该行业。 他说。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 目前有关部门正在加强对长租公寓的监管。 比如, 杭州市政府近日发文明确, 自8月31日起, 房屋租赁公司将相关租金资金转入专项存款。账户管理中, “托管”房屋租赁公司需完成风险防控资金的支付。 要求在9月30日前, 存量委托住房支付30%的风险防控资金; 8月21日, 西安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还发文称, 自10月1日起,

对以国有土地购置存量住房的住房租赁交易公司实施资金专户监管。 西安, 通过西安房屋租赁服务平台进行租赁交易。 在这个发人深省的案例中, 消费者如何规避风险? 王雨辰建议房东和租客首先要维权取证, 做好这一系列违约甚至违法行为的取证工作, 比如来回沟通记录、催款记录等。 二、可以向住建部门和12345服务热线投诉。 如果以上解决方案均不成功, 您也可以选择提起诉讼来维权。 “多注意立案这件事, 虽然难度很大, 但公寓的压力往往更大。大。”王雨辰说。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主任闫跃进 研究院向华夏时报记者强调, 除了选择信誉好的公寓品牌, 警惕“高进低出, 长收短付”, 还要警惕长租 支付周期越长风险越大, 这也是近两年长租公寓出现的新情况。 住房租赁市场风险提示, 建议消费慎重选择住房租赁公司, 认真确认租赁价格, 建议使用示范合同文本。

返回到上一页>>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0-2022 深圳比亚迪有限公司 shenzhenbiyadiyouxiangongsi (www.furniture-forum.com),All Rights Reserved